reka

主角控。

【一发完】任索决定给他放个假

  • 起点同人,分身x任索

  • 有私设,OOC




任索望着正在四处收拾自己昨天吃完之后乱扔的零食袋的分身,陷入沉思。

他细细打量着分身,这在以往是很罕见的,一般而言,召唤出分身之后,任索就可以拥有快乐的肥宅时间,不需要为俗事操心。

一开始的时候,任索偶尔还会召来分身,像个不定时抽查员工绩效的老板一样,检查家务成果。但无论什么事都会一板一眼做好的分身做的家务,只能用毫无瑕疵四个字来形容。别说任索这样除了游戏的事情都只要做到五分就满足的宅男,即使是最挑剔的主顾,也找不出一丝差错。

分身的家务,是完美的家务。找茬?不存在的。

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,任索不免也就像一个万事不管的废柴丈夫一样,对妻子所有的辛苦,都视而不见。

但是,今天,任索决定给分身放个假。

毕竟,我任索也不是什么恶魔嘛。

当然,给他放假的理由主要是任索的人道主义精神,而绝不是因为,任索昨天发现分身给自己的内裤喷上了芳香剂。

对于一个从不使用任何香水的直男,任索理所当然没有任何芳香剂、空气清新剂以及一切似乎能够提升自己生活水平的淘宝爆款。

那么,这款芳香剂是从哪里来的呢……?

任索望着分身帅气的面庞。

分身在面无表情的打扫地板。

任索打量着分身完美的身材。

分身在仔仔细细的摆放挂件。

任索的目光在分身身上扫来扫去。

分身心无旁骛地拖地。

任索收回目光,放下心来。

看来,应该不是什么一直任劳任怨的工具突然有了独立意识,然后一门心思想着搞事的剧情,大概是东承灵乔木依或者任星美一不小心带过来的吧。

但是,即使并不认为分身有什么威胁,任索还是给分身放了十五分钟的假(不能再多了,家务已经等不及了),随后就打着哈欠走进卧室了。

打扫好屋子、买来饭菜、整理完衣柜、摆放好文件的分身,安静地坐在沙发上。上身穿着印有小黄鸡的衬衫,下身穿着牛仔裤。

那双和任索相似的脸上,因为缺少了那种懒洋洋的神情,出乎意料地显得令人无从探究他的想法。

分身与任索不同,在没有命令的时候,几乎总是挺直腰板,面无表情。

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卧室门。

十五分钟到了,分身又接着做起了其他家务。

他快速而有效率地拿出任索晒干的内衣,用硬纸板将他们折叠了起来,接着,他轻车熟路的从客厅拿来了内裤专用的芳香剂,低头认真地使用。

低着头认真做事的分身,不知为何显得温和了一些。

……

晚上,分身终于完成了所有的家务。

他走到卧室门前,轻轻敲了敲门,许久听不到回音。

于是分身直接拧开门把走了进去。

任索果然趴在电脑桌上,一动不动。

分身走进任索,帮他保存了文件,关闭了电脑。然后附身将睡得正沉的任索打横抱了起来。

他抱得很稳,走得很慢,看出来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,但是任索几乎从来没有发现过。

任索一直以为自己是写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自己躺到了床上,盖好被子。

毕竟,任索从来没有给过分身把自己放到床上这个命令。

分身轻轻将任索放到了柔软的床垫上,凝视着躺在床上的“主人”。

他什么也没做,只是像一个没能收到合理指令的木偶一般,望着自己的主人,希望能够得到下一个命令。

许久,分身掀开了主人的被子,极其轻柔的躺在了任索身边。

又安静又乖顺,像是丝毫没有一点攻击性的“人偶”

人偶不像主人的“角色”们一样,那么耀眼,也不是主人认可的朋友,但是,人偶可以像这样,在狭小的间隙,占有主人。

分身伸出手,描摹着任索的五官,然后顺着脖子的曲线落到了任索的喉结上,轻轻点了点。

像是有些不满似的,任索轻哼了一声。

分身凑近任索,轻轻说道:“主人,这是你召唤我的时候应该付出的报酬,你要是不给我的话,下次我就不出来帮你做家务了。”他的声音不会比一片树叶落到地上的声音更大了。

两人离得很近,但是分身并没有让身体其他部分靠近任索,只是把他的左手深入了任索的衬衫里,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他光滑的肌肤。

最后,他的手停在任索的肚脐处。

分身叹了口气,充满遗憾的消失了。

……

分身回到“老家”,看见求道者正守在原地,不太赞同的望着自己。

“我只是在贯彻自己的设定而已。”分身望着求道者,平静地说。

边说边走进了自己的屋子。

小木屋里除了一张十分破烂的床,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和人气,只有一个用藤木编织的大箱子。

“任索不知道你的完整设定,你这样做对他不公平。况且,‘意识’确实规定你可以向你的召唤者索取一个要求,但你必须把你的要求说给他听。“求道者说。

”我想说的,但是每次他都不愿意听,“分身走进木屋,从大箱子上抽开一个小抽屉,将什么东西放了进去,随后转身望向求道者”每次都不愿意,总是有更重要的人在,总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我也没办法。“

求道者沉默了。

分身平静地接着说:“我不会违反规定,只要我能找到机会和他说,我就一定会告诉他,让他来选择,是不是要付出被我占有的代价来继续召唤我。”

“……他不会同意的,你最好快点收手,其他人知道了也只会帮助任索。”求道者认真地说,然后便转身走了。

分身上前,关上门。

然后做到自己的藤木箱子旁,挨个拉开上面的小抽屉,拿出里面的许多零碎小物件,在指尖摩挲。

在把所有的物件都检视过一遍之后,他满足地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,满怀期待的等待下一次重逢。